首页 文案列表 纪录片解说词 人物纪录片 纪录片《老兵故事》66 解说词脚本

纪录片《老兵故事》66 解说词脚本

文案配音员:DN183
人物纪录片 556 分享

 【解说】能采访到一位原籍在山东,出生后扎根在虎林永平村至今的哈铁公安处复原的老兵是我们意料之外的,他的退伍军人证明书上标明他是1947年6月当兵,实实在在的解放前从虎林入伍,后转到哈铁的铁路公安兵,就凭这点,我们足以为于文林感到自豪。我们问及他一开始当兵的经过时,老人精神饱满的做了以下阐述。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我当兵以前扛老活的(雇主雇佣干活的),扛完老活以后就土地改革,完了我就自愿去当兵。先在区中队,在区中队转到县大队,在县大队又转到地方公安局,地方公安局又转到县大队,县大队又上湖北(指虎林凯北)去伐木,伐完木以后上级来调令说是要往西去上哈尔滨,到的佳木斯,在佳木斯呆一个月,完了以后又到的哈尔滨。到了哈尔滨就学习,学习业务学政治,在车上这一套政治业务,学完业务就在那训练,在哈尔滨三棵树,哈尔滨铁路公安处转到三棵树在那一气干了五年。干了五年一去开始让我在部队喂猪,喂完猪以后就出车。出车到的长春,在长春跑了一趟,返回来就调动上满洲里,我在满洲里跑三四年,后来脑袋不行有毛病晕车干不了,下来就做饭,在部队做饭,做了一年多饭,1952年就转业。”


图片

   老兵于文林


【解说】于文林将自己的当兵经历做了总结性的回顾,接下来他又细化开来做了讲述。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当兵那时赶上上独木河保护工作队,就是土改的时候按照调动就调到县大队就上独木河保护土地改革。土地改革完了就到的独木河,在独木河完了以后把我调到故乡屯,在故乡屯就是站岗吧,别的不干,干别的也不行,咱文化浅,脑瓜也不好使唤。”


图片

采访现场(摄像  肖毅)


   【解说】老人又想起在县大队时去湖北打胡子的事,我们再继续听听他的讲述。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在县大队时,湖北(指虎林凯北)来调令让去打胡子。那时候1947年,1948年雪深,那化的水都没过膝盖,我们穿的靰鞡头,出发到那去,走到半截腰的时候那水底下冰还没化,我们在水里挺着,腿都扎坏了,赶后来胡子打跑了,我们又回来了。”

  【解说】接下来老人把押车去满洲里时所见所感进行讲述。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在满洲里这段时间,一般不让看在火车上,后来我偷着在门上看,前方部队运送飞机大炮,一般都看不着,不让看。在火车上看押车的前方部队一个车皮四个人,一个头儿(说了算的)两个人,这押的火车到前方去,这是经过看见的事。用白布蒙的,是大白布整个都盖上的,满洲里卸车的地方也没到,也没看着。光说是两趟道,苏联有一趟道,咱们有一趟道,卸在火车顶上卸,晚间我们到那都半夜到12点了,到前方去的车东西没看着,一点没看着。”

 

 

   【解说】老人又讲述了一段去长春押车所见,虽然简短几句话,足以证明战争的残酷性。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从叫我上车押车的时候,到长春我去了一趟,哎呀,到长春这个火车道,道沟两边老百姓的房子叫国民党扯的都烧火了,就剩个房框子,那人脑袋就在火车道道沟里都摞多高,漂白的人脑袋,骨头,这是我经过亲眼见的。到长春完了以后,就康德住的房子,康德住的底下是电,都是用电作业的,电丝子弄的床,到那里看了一下子,都造的不像样子。还有在康德住的东边还有一个地洞,那地洞我走了半截腰,再往下不敢走了,往下那里头安的绞刀,说再走一下子这人就完了,都绞了,就顺底下顺水都流走了。就那地洞,国民党修的,日本子修的。日本子那时候,康德是个名字,主要就是日本子在那撑腰,那人死老了底下。”

   【解说】当进一步确认于文林是否亲自到过哈尔滨铁路公安处的时候,他做了以下回答。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公安处啊,我没到那地方,我的光写地名是在那,光说是铁路公安处。搁那发车走,到哪个地方去,隔两天,到下晚车都到那里头,放在那地方,早上发车在那里头发,搁三棵树。”


图片

   

【解说】于文林又把他因为何种原因而转业的详细经过进行了回顾。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转业转到满洲里,火车上大油罐,初分配时到那去擦油罐。到后来我父亲有病一天一封信去把我追回来了,我父亲那两条腿疼啥也不能干,就这样把我追回来家种地。(你是哪年从哈尔滨那到虎林来的?)52年6月回来的。那就整个前方战争完了,大部分都转业都回来了。列车科长他就不放我回来,不让我回来,他因为我在那弄的挺好,完了我父亲去信一天一封一天一封,就这么事回来的,转回来的,我要求回来的。回来家就种地连收拾房子,那时政府给带地,我去当兵那时候,种地的时候我父亲不能干,政府给整,种地,修理地,就这么回事,后期我就回来了。”

   【解说】听老人把当兵经历全部进行讲述,我们还是没有确实一个问题,就是老人当初到底是从哪里去当兵的?所在部队是何种兵种?经过老人儿子的再次引导,才明确这个问题。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儿子:在哪当兵走的?)父亲:在永平当兵走的。我在永平走的时候先到的区中队,在伟光的区中队,在区中队呆了一时期,在区中队直接转到虎林。到那时候安的是铁路兵,公安铁路兵,那时候分的是公安,在车上说了算,在地下受地下公安管理,不能随便也是。”


图片

(前排 左一为于文林)

 

   【解说】于文林又把自己转业回到虎林所从事过的事做了讲述,让我们再继续听听。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我回来后政府安排工作就是当公安(指乡里公安),老贫协(指村里)干这个,管青年这摊子,林业也管。老贫协公安治保都是尹峰会再早公社的尹峰会,跟他,他干什么领导,农村不有治保吗,再早当老贫协。后期文化大革命我也参加了,干过,我发动的,贫协发动的,我们分两总,我在红总,有无总、红总。来家当过生产队副大队长,我回来就是干这些事,在政府了。”

   【解说】对于文林的采访,最后是以国家给与的军人补贴相关话题结尾的。经了解老人说,开始普查落实了退伍军人补贴政策,给他的补贴费是30几块钱,而如今老人已经享受每个季度4000块钱的军人补贴费用。

   【同期声】老兵于文林:“再早有那小本,一开始就给我30几块钱,后来换到江泽民他们以后给我涨了工资(儿子:头一年是33块钱,完了后来一点点涨的)。”

  【解说】老人很知足,反复说感谢共产党感谢国家。于文林,你是为数不多的解放前哈铁公安处健在的老兵,你是虎林人民的骄傲。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为您的创意找到最好的声音

平台累计配音,超40,050,000 分钟

  • 品质保证
    15年专注网络配音行业 500+国内外专业配音员
  • 多种配音
    中文多场景配音 提供小语种配音
  • 公司化运作
    提供正规发票 签订服务合同
  • 双重备案
    工信部公安双重备案 取得文化经营许可证
  • 7*14全天候服务
    公司实现轮流值班 9:00-21:00都有客服
更多
在线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微信号:18996381623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欢迎致电:
400-6888-495
在线咨询 QQ咨询QQ:909111922 声优入驻

TOP